亚洲 ㄧ 欧洲 ㄧ 非洲 ㄧ 大洋洲 ㄧ 南美洲 ㄧ 北美洲 ㄧ 联合国 ㄧ 上合组织 ㄧ 视频 ㄧ 招聘
焦点 ㄧ 军事 ㄧ 财经 ㄧ  娱乐  ㄧ  文化  ㄧ  华人  ㄧ  历史  ㄧ 媒体评论 ㄧ 邮箱 ㄧ 黄页
国内 ㄧ 香港 ㄧ 澳门 ㄧ  台湾  ㄧ  体育  ㄧ  教育  ㄧ  生活  ㄧ 卫生健康 ㄧ 图片 ㄧ 女性
环境 ㄧ 旅游 ㄧ 交通 ㄧ  汽车  ㄧ  科技  ㄧ  房产  ㄧ  博客  ㄧ 环球视野 ㄧ 人物 ㄧ 论坛
北京  上海  天津  重庆  山东  河北  香港  澳门  台湾  广东  广西  湖南  四川  青海  黑龙江  新疆  云南  西藏
辽宁  吉林  福建  浙江  宁夏  海南  江西  山西  陕西  江苏  甘肃  湖北  安徽  河南  内蒙古  烟台  淄博  贵州
 
文革武斗忏悔者:当年开枪杀人是为了掩饰胆怯
http://www.cinews.com.cn 时间:2014-04-02 12:26:58 来源:廉政瞭望
 
 
    杨里克脑袋发热,不知道哪里来的意念,突然扣动扳机补火。他说:“别人都开了枪,我不开枪,不是显得我太胆怯了吗?”“哒、哒、哒”!他手中的轻型冲锋枪向着河中远去的知青开火,把前面4个人吓一大跳。事毕,大家按原路返回,都不说话。中途,只有杨里克哼了一句:“这年头,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!”

  武斗忏悔者杨里克:开枪是为了掩饰胆怯

  文_本刊记者 刘霄

  西昌铁路退休职工杨里克,始终记得多年前管理学校化学实验室的一名校工,领着一群学生,大声教唱“工人阶级是硬骨头”的场景,“那张脸对我印象太深刻了,坚定得很”。杨里克一边说,一边不禁在空中打起了拍子哼唱着,示范起那个40多年前的动作。没过多久,这名校工泼浓硫酸自杀,原因是自己家庭出身太差,无地自容。这样的事情:自杀、战死、误伤,在之后的三年,不断重复上演,像是翻拍剧。退休后的杨里克靠上网和打球度日,最常去一些讨论时事的网站,还加了几个探讨时政的qq群。在廉政瞭望记者面前,他点了一根烟,伏坐在茶几前,喃喃地低诉,应该是已经太久没有人面对面地和他讨论那些陈年往事了。

  “这年头,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”

  西昌高中同学聚会,老同学之间,最多的是相互寒暄,对于1967至1969年的那段“兵戈时光”,像是集体失忆一般,缄口不提。1966年,文革席卷全国。次年,西昌地区“造反派”掀起了武斗狂潮。“造反派”分裂成两大阵营。杨里克参加的一派被称为“地总”,对立派则被称为“打李分站”,两派互相争斗,但他们都声称保卫毛主席和共产党。双方从最开始的大字报、大辩论、肢体冲突、扔石头、棍棒、钢钎、籐帽,最后发展到真刀真枪的大规模武装冲突。在凯迪网上,杨里克发过一个热帖,他写道:杀鸡时,左手抓牢鸡翅膀和鸡头,右手扯去鸡脖子上的细毛,找准鸡的颈动脉,稳准狠的一刀下去。待鸡血喷涌时,将鸡头朝下,滴干净血。 杀鸡和杀人的方法差距其实不大,围绕在杨里克脑海里的就是这样一幅幅画面:开枪、挣扎、哀求、嘶吼、而后血水尽、气数绝。60年代末的西昌,夜色像泼开的墨,比今日更为浓重和漫长。杨里克一派5人,赶着一个对立派的成都知青,在齐腰深的荒草中,缓缓走向海河。那知青起初拼命哀求他们,饶他一命,说家里还有一个孤苦无靠的老母亲。说着说着就停下,死活不走了。他们威胁他,不走就当场打死。知青乍一抬起头,望着一片漆黑夜空,犹如将死的猎物,发出一声哀鸣:“难道今天是我活在世上的最后一天吗?”说完后,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,也没有任何反抗举止。来到河边,知青一个人站在海河岸边,身后是4名武斗队员。杨里克站在一群人后边几米远,呆望着。 没有人发布命令,没有人说一句话。突然,“砰、砰、砰”,枪声划破寂静长夜,知青身中数弹,落入水中。他身体慢慢浮出水面,顺流向下游飘去。杨里克脑袋发热,不知道哪里来的意念,突然扣动冲锋枪扳机补火。他说:“别人都开了枪,我不开枪,不是显得我太胆怯了吗?”“哒、哒、哒”!他手中的轻型冲锋枪向着河中远去的知青开火,把前面四个人吓一大跳。事毕,他们按原路返回,都不说话。中途,只有杨里克哼了一句:“这年头,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!”在文革中,杨里克只管迎头而上,杀了多少人,伤了多少人,他自己也不太清楚。和杨里克一派的,有一名武斗人员,和女友玩枪,没拉住扳手,女友被面对面击中。临死前,她只说了一句话: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。”而其父在亡女追悼会上说:“可惜她没有死在文攻武卫、保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火线上。”杨里克狠狠捻灭了一支烟头,有点激动地说:“那个年代,现实比戏剧还要荒诞。”武斗中,有人传言把被子用水浸湿,裹在身上可以防弹。许多人信这个话,和湿被子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。

  思想的化学效应

  1980年,峨影厂拍了一部反映文革武斗的影片,名为《枫》,外景几乎全部在西昌拍摄。有一处取景地,名为白楼,是四川林学院的教学楼。据凉山州史志办编撰的“大事件”描述:1969年7月,西昌“地总”打回西昌,19日四川林学院白楼被炸毁,打李分站死27人。随即攻下西昌城。此后,白楼像一个虚弱的残疾者,在历史的风雨中瑟瑟地站立了十几年,80年代末才得修复。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杨里克:那个年代的人,包括自己,为何那般疯狂?他第一次拿到枪,不是畏惧,而是兴奋。一次,学生们去领枪,男生给女生递枪,因为太过激动,一男同学把枪扔到女同学身上,打碎了女同学的肋骨。西昌地区的武斗时间很长,势头也很猛烈,直到1969年底,省里来人下达命令,方得终止。杨里克在武斗中属于“革命小将”,仅被关了十天,被释放时,公安人员对他说:“回去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,不要再犯错误。”然而,他始终无法摆脱这段经历对命运的操弄。1975年,中央反击右倾翻案风吹起。两年后,杨里克以“现行反革命”入罪,他在武斗中杀人的旧事也被拿出来一起清算,被判刑4年。当时,杨里克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,觉得自己是以保卫毛主席、保卫社会主义的名义参加武斗,最后却反进了劳改营。他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坍塌了,武斗中他一直觉得自己是英雄,而今他才明白,自己不是想象的那样。在劳改营的日子里,他不断申诉,对于在武斗中被控诉的罪行,他这样写道:“当时,各方都是把对立派当做国民党反动派来打,何罪之有?”1978年,中央开始平反冤假错案,政治气候开始发生变化。杨里克申诉成功,被释放了出来。之前他的妻子带着才1岁多的儿子,等了他两年,组织上多次劝其离婚,她都不愿意。谈及那段岁月,她说:“认准一个人,不管他是什么,我都等他。”思想剧变的化学效应发生在80年代,那段时间各种新的思潮袭来,杨里克在工作之余,广泛接触了一些读物,加之自己的特殊经历,进而开始反思人生轨迹。但是他找不到一个地方,把这些都摊开来讲,更找不到一群人听他讲,因为当事者的“集体静默”。杨里克有一名关系颇好的高中同学,现在是一名大学教授,他们一起参加过武斗。他是为数不多的、可以和杨里克没有顾忌地探讨当年事的人。在老同学的推荐下,他去了一些时政类的网络论坛,开始倾诉历史之殇。在不同年代不同身份的变化,红卫兵、武斗狂人、知青、“反革命罪犯”等,让他的故事充满了戏剧色彩,探讨热度骤然而升。

  默默无语是最大的残忍

  杨里克和老伴坐在客厅里,两人讨论着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,因为年份太久远,互相挑指着对方的记忆盲点。一个说武斗中第一个被打死的是谁谁谁,另一个说你记错了吧,好像是另一个人。杨里克回忆,1967年武斗初,自己还是有怀疑和不安的。他和一帮同学准备逃往云南,半路被截回,这才投入了浩荡的武斗队伍。他叹了一口气:“形势比人强,随大流而已”。起初,议论当年的人是少之又少,杨里克说:“大家默默无语,没有议论,没有叹息,这才是最大的残忍。”他很愧疚,希望可以给自己,给那些逝者一个交代。后随着网络的兴起,更多的人站了出来,走到历史的台面前,开始讲述、反思和道歉。 去年宋彬彬等一批“红二代”们纷纷站出来,为文革中自己的过错忏悔,给了杨里克一些鼓励,他还曾联系过一些作家,想出版口述史。但让他苦恼的是,因自己在网络上发的忏悔贴,一些网友骂其是杀人犯、刽子手,要让他血债血偿。杨里克反问,在那个年代,你能分得清谁是迫害者,谁是受害者吗?他记不起自己伤篐TTP/1.1 401 Access Denied

 

国内
 
更多>>
80后白发基层干
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:这两天,......
·高碑店市举办庆八一军民联欢活动
·80后白发基层干部年轻照曝光
·中央政治局委员刘鹤将访美
·国务院:开展为期3年中国制造海外形象
·李克强:审批不能让民众摸不清门跑累了
·广东4年追回外逃贪官10人
·李克强:后四个月将推重点改革
·李克强昨日在重庆万州考察(
·李克强:搜寻失联航班不能松懈更不能放
·文革武斗忏悔者:当年开枪杀人是为了掩
·中国卫星在南印度洋海域观测到疑似漂浮
·中国外长王毅谈中日关系:2014不是
·李天一强奸案6名律师被给予行业纪律处
·张春贤:不能对暴恐分子实施仁政
·热比娅在加拿大议会为在昆明作案暴徒狡
·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
·傅莹回应中国军费增长:我们国防很弱就
·昆明暴力恐怖案告破
·外交部:反对日方歪曲解读中日联合声明
·人大代表:希望至少1位国家领导人出席
----友情链接----

中国政府网 | 中国新闻网 | 中国台湾网 | 外交部网站 | 山东新闻网 | 联合国新闻服务中心 | 上海合作组织 | 东北新闻网 | 新华网 | 人民网 | 环球网 | 台海网 | 凤凰网 | 红网 |

----合作媒体----

中国社会导报 | 中外华人时报 | 每日新闻报 | 世界观察报 | 中国经营报 | 中国社会导刊 | 中国经济导报 | 中国产经新闻 | 环球时报 | 北方周末报 | 美国《侨报》 | 英国《卫报》 | 香港时报 | 东方日报 | 大公报 | 澳门日报 | 每日经济新闻 | 东方早报 | 中国日报 |

财 经 | 体 育 | 娱 乐 | 旅 游 | 招聘 | 每日商讯
Copyright:@2005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
Tel:010-88858558 FAX:010-88555588 Email:cinews365@163.com
版权归有:中国每日新闻集团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网站建设:清木源科技 京ICP备05051775号